PT雙色骰子遊戲,以沉靜 以歎息

  船在水上,會不停地遇到風浪;人在世上會不斷地遇到困難。風浪檢驗艄公的膽量:弱者說,風是浪的幫凶,能把你埋葬在大海深處,勇敢者說,風是帆的夥伴,能把你送到勝利的彼岸。困難檢驗人的堅強:若是弱者,他只會止步不前,痛哭流涕,垂頭喪氣,一蹶不振,妄自菲薄,自墜其志,他看到的是“黑雲壓城城欲摧,”希望對于他就如地平線,即使看得見,也永遠無法抵達。若是強者,他定會勇敢面對。是荊棘嗎?他會揮劍將它砍倒;是陡岸嗎?借助繩索,他依然能夠上下自如;是陷阱嗎?他會小心的繞開它。他看到的是“甲光向日金鱗開,”希望對于他恰若遠方天際的啓明星,就算摘不到,但它卻能報告曙光就在前頭。

  世界上沒有不經過風吹雨打,光射日曬而成熟的果實,人生也是如此。人生的道路上隱伏著許多的坎坷,沿途的荊棘會扯破你的衣襟,遍地的山石會劃破你的雙足,突兀的高山會擋住你的去路,泥濘的沼澤會阻撓你的征程。這些坎坷對于天才是一塊墊腳石,對于弱者是一個萬丈深淵,但對于一個強者,這正意味著拼搏的擂台,意味著騰飛的契機,戰勝挫折,踏過坎坷,希望的曙光自然會降臨在你的身上,正如古人雲:“生來奔走在萬山中,踏盡崎岖路自通。”

  俗話說平靜的湖面,練不出精悍的水手;安逸的環境,選不出時代的偉人。

  朋友,願你揚起風帆,像哥倫布那樣,在人生的大海上,開辟一條嶄新的航程,發現一個嶄新的世界。雖然海上也有風暴也有大浪,但那激起的是珍珠般的笑容,是難能可貴的,是值得珍惜的,願你們重新審視坎坷,向著無邊的生活之海,開始人生奇妙,艱難而又充滿美麗的航程。

  朋友,請切記:生活中沒有兩點一線的一帆風順,沒有完全的直線,直線確實比曲線簡單,快捷,但只要你換一個角度去審視,思考,你會發現另一種效果——只有直線的圖畫是令人厭煩的,而由直線和曲線共同編織的畫面卻讓人百看不厭,令人神往。

  朋友,願你重新審視坎坷,借助它的力量來完善自PT雙色骰子遊戲,使自己有足夠的實力和勇氣去面對滿是荊棘的生活。

 最後的挽歌

  這是黑夜最後的挽歌,最後的時刻。它將以藍蝴蝶憂郁的翅膀默默含恨離去。

  扭亮一盞燈,黑夜倏忽地逃走,難道它不知道人間有燈嗎。他在我身上窺視已久的是什麽?

  這都無關緊要,現在只知道它秘密的道破與我的福祉息息相關。

  杯子

  杯子裏裝滿我的情愫,但它裏面的聲音足夠我傾聽一生的。裝進的是汗和淚,溢出的卻是一個個尚未兌現的宿志。

  我要保留杯子所具有的純粹品質,我要保留別的杯子不具有的獨特品質,永保它的執拗和隨和,緊迫與從容、滿與空。

  有多少夜晚值得我輾轉反側?

  有多少淚水值得留戀嘴邊?

  在這個杯子裏我看不清一個真正的人,也看不見一個人。

  憂傷的小溪

  要多少憂傷才能會聚如此一條悲涼的小溪,輕、淺且亮,在寸草不生的林間郁郁獨行。

  在大火來臨之前,它得不停地向前流動,但它沒有預料到前方現實的沙碛會把它耗的一無所有。

  空心人

  把所有的思想全部灌注在你的靈魂裏,可陽光總也焐不到你冰冷的心。爲了明天能夠複活,你背道而馳,去穿越那虛無的終點。但我怎麽也猜不出這力量源于何處?

  多了一次相逢就多了一次錯過。

  多了一次生命就多了一次死亡。

  在我土地上,我只會耕種植物,比如玉米、高粱、水稻、也許還有更矮的,我幾乎整天的在高處看著他們。

  我只能這樣,象一個稻草人,或許還不如稻草人。隱藏了悲與歡,甚至是自己。我的心是通暢透明的是沒有鑰匙的門扉,任由風自由的穿梭,或者象風一樣居無定所。

  記憶

  把記憶塗抹上生命的顔色,歲月是最強的漂白劑。將記憶漂白成一個古老而蒼白的故事,因爲在歲月裏浸泡過的只有黑白兩種色彩,或許它們根本不算是色彩。

  炭,是黑的,它使記憶變得猶如銅牆鐵壁,完全而脆弱,美麗而滄桑。

  沉沒的告終。

  我渾身渙散著,在沉沒的入口與喧囂的出口。PT雙色骰子遊戲此刻被扼殺的心已叫給冰冷去保存,這樣可以在任何地方都可以保持冷靜。

  爾後,讓左右與你有關的詞彙或表達都湮沒在血泊裏,或許這血液雖涼尤熱也說不定。

  沉默是最終綻放朵。

200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