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立遊戲中心-黑白之道

發布時間:2019年12月16日 來源:中國娛樂網 關鍵詞:最新澳門賭博網站
原文標題:金立遊戲中心-黑白之道
原文發布時間:2019年12月16日
原文作者:。
開high了!男子晚上高速路駕駛遇監控,雙手離方向盤比剪刀手

那是唯一的一次,金立遊戲中心爲我生的是個女兒,慶幸不已。
女兒四歲半,我開始送她學遊泳。遊泳池管理頗到位,成人浴室與兒童浴室分設,兒童浴室也一樣分男女。每到下課時間,家長們就像接機一般,巴巴地在樓梯下翹首期盼,歡歡喜喜把自己的寶寶帶到浴室去。我每次進去,還會把更衣室的簾子多拉幾下,遮得更嚴實些。
一次,站在等待大廳裏,無意一轉身,赫然發現幾個媽媽,拿著洗浴用品,匆匆進了男童浴室。我一愣,眼光一掃——那邊簾幕大開,整個浴室盡收眼底:水龍頭底下都是光溜溜的小屁股;更衣室裏在爲孩子們洗頭、擦身、換衣服的,有不多幾個爺爺,大部分都是奶奶或者媽媽。嘈雜,水汽蒸騰。
我當時一沖動,就想沖過去,至少把簾子挂好。
我什麽也沒說,只是漠然轉過身去。我能理解媽媽們的心情:孩子這麽小,不會洗頭——雖然洗發水絕不會致命;萬一在浴室摔倒怎麽辦?小男孩還會打架,打輸了的一方哭聲直沖雲漢,兩邊的媽媽集體喝叱,其他媽媽都在拉扯。
爲什麽不是爸爸們幫忙洗澡洗頭?這問題問的。我只知道:一般日子,幼兒園門口、兒童樂園、醫院,打眼一看,會覺得到處都是在老一代幫助下的單親媽媽在帶孩子。爸爸去哪裏了?誰知道。
再過一段時間,我慢慢發現,媽媽們進男童浴室似乎已是常規,遊泳池的相應對策就是:
孩子們分批下課,五六七八歲的小朋友們先期下來;十分鍾後,十歲上下的小哥哥們才下來。但十分鍾,對愛子心切的媽媽們哪裏夠,浴室裏仍舊男女混雜。一次,一個男孩在浴室門口直接刹車,硬生生轉身,死活不肯進去,浴袍也不肯脫。他媽急著催他:“後面還有課。”男孩索性徑直進了等候大廳,坐下來,往桌上一趴,滿臉通紅。他媽彎下腰,好言細語問清楚,直起身啼笑皆非地宣布:“他說,裏面有阿姨。”
旁邊的婦女們不約而同都笑起來:“唷,小大人了。哈哈。”
我再次沖動,想沖過去對他媽媽說:你兒子是對的,他已經進入知恥之年,知道男女有別。他不肯在陌生女性面前裸露身體,是出于本能,也是出于對自己的愛護和尊嚴。
難道尊嚴不值得肯定與鼓勵?一定要讓孩子大大咧咧,對誰裸露、爲誰開放都若無其事,千人看萬人瞅都無所謂,最後成爲所有女人都罵的渣男?
我也想站在高處,作公知狀,對所有男童的奶奶媽媽們說:女人進男童浴室是不對的,不管有多少理由,都等于逼陌生人對你們裸露,逼他們在異性的眼光下洗浴——不管他們幾歲,他們生來就是男人。你們都正在老去,見過不止一個男人的身體,經曆過多次婦檢、産檢以及生育,爲孩子們把屎把尿擦過屁股,早已忘記少女的羞怯心情,恒常只有母儀天下的心情。但你們不在乎,不意味著小男孩們也不在乎,他們會看到什麽記住什麽,是否會建立某種條件反射,你們都不管嗎?還是,那對你們來說,都是別人的孩子?
但我只是縮縮頭,還是什麽也不說。在中國,養兒育女,基本上是父母自己的事,旁邊人指手畫腳非常討人嫌,激起公憤更是要不得——再說,被看光光的孩子們,親媽都在場,她們還沒發話呢。當然了,她們有什麽可抱怨的,幾年前,她們就是大步流星闖男童浴室的婦女。
中國媽媽,大體上都是“拜子教”:視兒女爲世界中心,爲存在的意義,願意付出一生來供奉兒女。爲了兒女,抛頭顱灑熱血,在所不惜,更談不上旁人的利益、路人的想法。有子在手,媽媽們平趟天下,千山萬水都得爲她們讓路。
只是,她們忘了一件事:旁人也是父母生的,路人也是某人之子。你的自私狹隘其他人也一樣有。你爲了自己的孩子,肆無忌憚侵犯他人利益;他人也會爲了自己的孩子,侵犯你的。于是,能不能帶男童上女衛生間、幼童便溺事件、當街哺乳的是非對錯——每每是話題中心,不過是因爲,每個人都只想到自己的難處、自己的需求,理直氣壯認爲其他人“應該”體諒忍耐,都覺得雖有規則,自己是特殊情況——唉,哪裏有這麽多特殊情況。互不原諒互不相讓,互相指責互相斥罵,到最後,彼此彼此。
你做得,我也做得,大家合力把社會變成了垃圾堆。地獄不過是一群自私自利、絲毫不爲他人著想的普通人組成的。

我最喜歡的顔色是黑色和白色,簡單而純粹。黑色總給我以深邃厚重,玄冥滄桑之感,如屹立于天地間的山巒,默然地承受著風刀雪劍的雕刻,見證著人世間的沉浮起落。白色總會給我以平和坦然,浩瀚柔婉之感,如靈動于自然間的清流,無私地洗滌著萬物生靈沾染的塵埃,溫潤著歲月中的冷暖炎涼。

這是兩種最貼近自然,靠近靈魂的顔色。傳承至今的太極便是陰陽交融,黑白相和。黑色即陰,白色即陽。天地之道,以陰陽二氣造化萬物;人生之理,以陰陽二氣長養百骸。

《系辭》書雲:“兩儀生四象,四象生天地之道,以陰陽二氣造化萬物。”其意指浩瀚宇宙間的一切事物和現象都包含著陰和陽,以及表與裏兩面。它們之間即相互鬥爭又相互依存,是世相的綱領和由來,也是事物産生與毀滅的根由所在。

記得《紅樓夢》中光風霁月的史湘雲和小丫頭翠縷的一段關于陰陽的妙論。翠縷年幼,不知陰陽,湘雲告訴她,凡事皆有陰陽。而且陰盡陽生,陽盡陰生。一切草木魚蟲,皆有陰陽。就算是一片樹葉也有陰陽,朝陽向上的一面是陽,背陽向下就是陰了。這時候翠縷就說,我知道了,姑娘是陽,我就是陰。搞的湘雲一愣一愣的。翠縷解釋說,主子是陽,丫頭當然是陰,把湘雲笑翻了。

其實,湘雲這裏說的陰陽,和太極中的陰陽相生觀點一致。而陰陽太極多用黑色和白色進行區別。

黑色和白色雖簡單,卻富于變化,涵義深廣。

不禁想起南宋山水畫家“馬一角”,他的畫在構圖和章法上以“留白”而聞名。其畫雖著墨不多,但巧妙的布局、豐富的線條以及如輕煙熏染的淡墨,卻將春山的潤澤,文人墨客沉浸在春光中的陶然情態表露無遺。最讓人稱道的是,他能將繪畫和處世的人生哲學相互交融,讓人在欣賞山水的同時,領悟知白守黑的處世之道。

這裏的黑白之道,亦可以同老子、莊子影響下的處世之道相互融合。所謂知白守黑,多是指內心光明,行爲潔白,卻以沉默內斂的暗狀自守,以做到和光同塵。即便身處塵埃之中,也能夠保持自身之高潔,不露鋒芒,不標新立異,不顯山露水。

後世儒學中很多的思想都摻和了老莊思想,比如中庸之道,便告之人們:爲人處世,當須知白守黑,胸懷寬容,謙和有度。就如同書畫中黑白的變化之和,沖和調節著社會生活中的種種矛盾,以達和諧。正所謂:胸懷寬容,何懼人奪吾志;人人懷含寬容,社會何不融融。

身在世風浮躁,競爭激烈的社會,不知黑白取向、少了中和兼容的忖度,恐怕會暈頭轉向,彷徨無所措。人與人,人與自然,人與社會,極易簡單對決,矛盾相向。所以,我們需要靜下心來,顧念中和,學習中庸,懷含寬容;社會需要唱和文明樂章,人人應該多一些謙和寬容,知白守黑,以禮相往,和諧處之。如此,才能真正體味到美的意義,悟通生命的真谛。

微觀來講,黑色與白色亦可看做一個質元,一個人的底色。每個人生下來,都是一塊璞玉,天然也滄桑。在成長過程中,有些人,將自己雕琢成一塊可以佩戴的美玉,挂在春花秋月間,陪伴自己一生一世。有些人,固守樸素,不事雕飾,走過漫長的一輩子,還原本真。無論結局如何,每個人都有大體的黑白兩面,即陰暗與光明,消極與積極。它們相互滲透,又相互轉化。福禍相依,樂極生悲,甜中生苦便是這個道理。

不禁想起李商隱寫過一句詩:夕陽無限好,只是近黃昏。這是詩人登高望遠,借景抒情的慨歎。即晚景雖好,可惜不能挽留。可後人只稍作改動爲:但得夕陽無限好,何須惆怅近黃昏。便將消極慘淡的光景,充滿了豁達與光明。

這些都是于心的境界,爲了在俗世的洪流中生存,我們必須學會,用一顆樂觀積極的心來感恩生活,善于發現困頓中潛在的意趣。縱然淚水模糊了我們的雙眼,也不放棄希望,因爲被淚水沖洗過的眼睛才是最明亮的。

一首歌詞寫的不錯:黑夜如果不黑暗,美夢又何必向往。黑夜如果太黑暗,我們就閉上眼睛看,希望若不熄滅就會亮成心中的星光。是啊,只要擁有一顆積極樂觀的生活態度,即使身處泥淖,陷入黑暗,亦能感受到光明。既然如此,人生路上,何不微笑前行點亮一盞心燈,將生活照亮?

“順陰陽之數,應節爲變,寄藏用之機。”任何時候,金立遊戲中心們都應該懂得黑白之道,與自然社會、與自己的內心,和諧相處。

黑色和白色是兩種極致的美,它們有著不同的妙趣,卻又可以相互滲透,相互轉化,倘若你懂,你便會領悟其中的玄機。


猜你喜歡